前两天看博友Louis Han在说他过而立,突然发现自己在昨天也要过了。昨天,老婆打电话要我回家。本来说不买蛋糕的,但是儿子不愿意。接上老婆回家的路上买了一个冰淇淋的蛋糕。

而立之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古人所说的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可是我呢?仍然在国企里做最底层的员工,从事最没技术含量的跑腿的活。生活如一潭死水般泛不出一丝涟漪。每周一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每周五下午八九点钟到家。闲的时候一点事情没有,忙的时候可能要加班到半夜。工作日的晚上一般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上上网。不是我喜欢上网,而是因为我害怕回到一个人的宿舍的寂寞。如今单身宿舍里一层楼只有我一个人,一幢楼也不会有超过10个人在住。上班的时候还好,一下班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以前的要好的同事一个个要么走了,要么结婚买房子搬出去了。之所以我会一直待在这里,是因为我家离这边太远,上班要两三个小时,而我经不起每天五六个小时的折腾。如今有了车子,这样折腾口袋里的银子也受不了啊。以前读到一个QQ网友的日志,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年纪,该有的还没有,不该丢的却丢了。
          不知不觉,青春已经接近尾声,该是祭奠我逝去的青春?还是在憧憬我那未知的未来?回头看看这几年走过的路,有辛酸、有遗憾、有幸福、有感伤、有遗失、有收获,是喜是悲?

虽然我该有的也勉强有了,但是比起同学,我还是什么都不是。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比起学习来,比起拿奖学金来,我总是在最前面的。但是自从毕业以后,工作上从来没有满意过。归根结底,是由于自己的性格。说话容易得罪人,易招小人算计;做事又太较真,易招小人嫉恨、诽谤;不会拍马屁,领导又不喜欢。所以做了很多事情,领导却看不见。因为从事的又是底层的工作,可替代性太强,没有掌握核心的工作,所以不被器重。前天刚说稍微闲一点,昨天又有一个投标任务,国庆节前要提出去。中标了又能怎么样呢?工资是就那点,奖金也没见多一点。中不中标好像跟我们个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样混一辈子真的不是我愿意的。但是到项目上又能做些什么呢?不管领导怎么说材料如何重要,材料员也只能是个记账的——体制使然。不知道重新拾起自己的专业,还能不能行。迷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