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的晚上,我发高烧。可能是因为收拾屋子的时候,因为出汗脱了棉袄。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上周一周都没好好休息,晚上很少一点之前睡觉,导致了免疫力的下降。折腾了一晚上,一会吐痰,一会冷,一会又热,一会又要喝水,一会又要量体温,把老婆折腾的也够呛。最后还是吃了儿子的退烧药——美林,出了很多汗才好了。

记得前几年有一段时间因为身体原因失业在家,整天是自暴自弃地在网上玩。老妈也因为看不惯我,带着儿子回老家了。老婆白天上班,回来还要照顾我。想想就觉得惭愧,很多时候都是在对她发火后自己心里很后悔,只是嘴上不愿意承认。那是将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和最纯洁的爱情都投入在我身上的我的老婆啊。慢慢地,爱情也就转换为了亲情。

这个星期又在投标,现在是2月26日的凌晨1点10分,我还在办公室里加班。本来想着完成下自己负责的项目,没想到被领导抓壮丁了。这几天耳朵里的杂音太多了,有些人只会叫,根本不干活。本来自己的事情,非要让别人帮忙弄。我觉得有说话的时候,自己也应该能做完了。也不至于到了最后的期限“deadline”才通宵加班来弄。

昨天接到一个消息,是高中的一个女同学发过来的。高中毕业之后13年已经过去了,看到她空间里的照片,既像印象中的这个,又像印象中的那个,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最后虽然聊了些事情,却一直没敢叫名字。最尴尬的是上次一个珠海的高中同学打电话过来,人家说了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最后找了几个同学验证了之后才忽然想起了他的模样。读书时候的我,就是一个书呆子,每天没有什么别的爱好,除了几个熟悉的哥们,其他基本上联系很少。再加上那时候在年级里成绩都挺好,所以是人家认识我,我不见得认识人家。这就让我有了很多的尴尬,让人家认为我这个人架子大,哪知道只是因为我比较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