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书一直没想着看,而真的看过又感觉相见恨晚。比如早些年读过的《穆斯林的葬礼》。而《白鹿原》也是这样一本书。最近受博友的启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

以前的地主也并不都是坏的,也有很多是靠省吃俭用、勤俭节约发家的,里面的白嘉轩就是。他和长工鹿三一起干活一起吃饭。而且许下的报酬也并不克扣,丰年的时候还能多给一些。而且几代都是这样的。黄世仁任何时代都有,但是白嘉轩一样的也都有。白嘉轩这个人,一辈子算是光明磊落、一本正经,除了使了些手段换了鹿子林的地。他一生循规蹈矩,对朋友肝胆相照、舍命相救;对贪官是敢于反抗。对于他一生所维护的家族正统道德观,是不遗余力;对大儿子白孝文的堕落是坚决扫地出门。但是,里面对于他大儿媳妇,只能说嫁错了郎,最终悲惨地饿死。在这点上他却本应该能做些事情的,至少不应该是如此悲惨的一种结局。乱世中能做到处变不惊的人也就是白嘉轩这样的人。

鹿子霖这个人,也算是性情中人,相对白嘉轩来说他就不是那么循规蹈矩了。前面表现还不错,帮着白嘉轩促成了不少的好事,比如修祠堂、办村学、保护村庄。但后来为了和白嘉轩分庭抗议,他做了保长,成了鱼肉百姓的狗腿子。后来因为他儿子鹿兆鹏革命而被批斗,也因为鹿兆鹏是共产党而被下狱。后来因为他的老婆不惜倾家荡产上下打点疏通关系才被释放。出来后就比较风光了,成了总乡约田福贤的代表,没有实职,但捞得到好处又不用背骂名。是他和黑娃的老婆田小娥害了白孝文,买走了白孝文的地,收走了白孝文的房子。也是他后来又救了白孝文。可是这在一个仁义的长者是不应该做的事情,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有老子的,而他老子和自己的财产又不相上下。这也是后来白孝文得势后他被为什么被吓傻的原因吧。

里面有些性情中人,比如黑娃,突破了封建的伦理。这种人忠厚,却容易被人利用。心地善良,却也做了些糊涂事。他不愿意像他父亲一样在白嘉轩家里做长工,也看不惯白嘉轩一家的一本正经。他不循规蹈矩的性格,使他和地主家的小老婆田小娥偷情并最终结婚,使他成了土匪,也使他报复了白嘉轩。但他还是有向善之心,拜了朱先生做老师,也最终能带着老婆到祖宗祠堂中叩拜。对于自己父亲鹿三杀死了田小娥,一直接受不了。但他毕竟心机不是太深,手段不是太残忍。最后还是栽在了心狠手辣的白孝文的手里。

田小娥也是一个比较鲜明的人物。本来就很凄惨地嫁给一个老地主,而且是一个毫无地位、洗衣做饭的妾。还要忍受地主大老婆每天要给地主在身体里泡枣吃所带来的屈辱。在常人看来她是一个比较淫荡的女人,但是她跟黑娃也算是真感情,为了救黑娃吃了不少苦,也是因为这才被鹿子霖欺侮。最终在祠堂里被人打、被人耻笑。后来又听从了鹿子霖的撺掇勾引了白孝文。与白孝文混过了荒唐的一段日子。却最终死在了他公公鹿三的刀下。直到死,还喊着:“大……”。这样一个乱世中身不由己的弱女子,随风飘零。

除了这些任务人物,里面还有一个学识和见识超群的朱先生,还有一个世故的冷先生。我们身边就有这些性格的人,也在演绎着类似的爱恨情仇,只不过可能没有如小说中这般激烈。

把里面的人物都评价一番也是意犹未尽。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管你以后再怎么弥补都无济于事。尤其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是坚决不能做的。不能为了图一时痛快让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承受莫名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