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时候,还很闷热。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就很凉了。上海的天气真是让人捉摸不透。重复的做着一些低级的工作,真的很郁闷。日子仍然像一潭死水一样,泛不起一点涟漪。


那一年我在工地上,很多东西都从来没接触过,包括接线、试车,甚至简单到阀门安装。中国的社会是有些混乱的,如果是直接进小公司,那么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去学习的,没有人教你怎么做。你只能看着工人师傅做,然后跟他学习。再去看其他师傅怎么做,然后权衡那个更好,然后再来约束工人。这个也许就是我们这些从大学里出来的学生最初几年的尴尬——可以说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这在最初的学习的地方,很多时候是不好使的。

遇到一个好的师傅真的很重要。而我恰好遇到了一个人品和技术俱佳的师傅,只是我跟他的时间太短了。又由于一个工地不需要那么多人,而他又是老师傅,所以平时也很少在一起。后来由于金融危机的原因,我们就先后离开公司了,他也回了东北的老家。由于期间的境况不是太好,所以也就很少联系了。

人生有太多的机缘巧合和离散聚合,真的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