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篇文章应该清明节的时候写的,一则是由于懒,二则是由于不愿意触及这件事,却让懒散的心情影响了那么长的时间。

2月19号的时候我老婆的姑父出车祸,我应该叫他四叔,是我的一个本家。前面已经写过了。3月24号的时候,在宝山殡仪馆火化。追悼会相当的简单,一切都不符合我们老家的习俗。因为我们那边要举行好几天,家属是要披麻戴孝的,亲朋也有很多。而这里只有3个简单的鞠躬,只有十几个在外面打工的同村的老乡。但是,亲属的哭号和悲伤的气氛一点都不减。一则因为都是在外打工,二则是几乎都从事着相似的职业。两边的挽联是“风华正茂竟匆匆离去,音容笑貌当永留人间”,中间是走字屏:“沉痛悼念***”。中间的遗体分明缩了很多,一米八的个子,现在只有一米六多的样子,而且两只脚明显的不是一般长。这是事故后冷藏了一个多月造成的。脸上看不出的伤口也已经处理过了,不是太明显。

不管怎样地哭号、扯拉,最后还是挡不住要去火化。过了一个小时,他的儿子捧着骨灰盒出来了。虽然已经看到有很多这样捧着出来的,但是那一刻还是很震惊,最终我们也就装在这么大的盒子里——这是逃脱不了的宿命。然后是去存放骨灰盒。因为赔偿还没有谈好,先寄放在殡仪馆里。以后再接回去风光大葬。

事故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疲劳驾驶导致的追尾,把前面下来检修车子的司机也给撞死了。交警的处理是三七开责任。保险公司赔偿下来100万,他的家属也只能拿到30万。车队里不知道能赔多少,反正不会很多。说不好还要打官司,这样可能就会拖好久。那么多人在这边,也确实吃不消。

司机是个很危险的职业,尤其是集卡司机。对于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就像我们老家,开集卡无疑是脱贫致富的捷径。很多的集卡司机一个人以车为家,日夜不停的跑车,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这样就很容易导致疲劳驾驶。而马路上的状况又瞬息万变,很多车子又不守交通规矩,这样稍一分心就可能出事。上下班的时候几乎天天能看到路上出事故的车辆。这也是我那几个“本本族”的同事,审证了还开不走车子的原因。这也为我们刚上路的人敲响了警钟,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驾驶,不被他人伤害,不伤害他人。

ps.明天要去考试了,一天四门。然后是忍不住又报了一个ExcelHome论坛的VBA中级班,因为其他的课程最近也没有,闲着也是闲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