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事在那里吹嘘苹果手机怎么怎么好。我问他,你用过没有?我听说用过的人很多反映信号不好。他说不出什么来,还是在那里干吹。这种跟风我觉得太SB了。正好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了一篇文章。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6月11日文章】题:中国消费者为何热衷苹果产品(作者佐薇·麦凯)

1月13日,苹果公司在中国推出最新款智能手机iPhone 4S。数百名消费者在北京三里屯苹果旗舰店外排了一夜队。当天早上,这家店未能按计划开门,并且苹果公司不久后正式宣布,暂停在北京和上海的零售店销售iPhone 4S。人们愤怒了。一些人甚至向这家旗舰店的外墙扔鸡蛋。

苹果公司为其行为辩护称,他们想要保护消费者和员工的安全。店外聚集的数百人当中有黄牛党,他们雇用大批打工人员和学生为他们排队。对黄牛党来说,iPhone在中国大受欢迎意味着倒卖一部新iPhone可以获得大约500元的利润。他们很有组织:一群黄牛党胳膊上缠着红丝带,另一群戴着黄帽子。不同黄牛党群体之间还爆发了冲突,警方被迫介入。为了确保安全并控制局势,苹果公司决定暂停新iPhone的一切销售活动。

中国人为何如此热衷于苹果产品?一些人甚至将中国消费者称为“苹果教”信徒,而已故的史蒂夫·乔布斯则是其教主。尽管这种类比不太恰当,但却形象地突出了中国消费者对待苹果产品态度上的不理性。每次推出新产品,苹果公司都设法在中国掀起一阵狂热。这种狂热在世界其他地方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实上,在世界各地苹果店外排队的许多买家都来自中国,他们等不及新产品晚些时候在国内上市。

这种极度需求一定程度上源于苹果公司成功的市场营销战略。他们刻意限制供应,从而导致对产品的渴求。然而,这与苹果公司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市场营销战略并无不同。那么,是什么使中国消费者与众不同呢?存在一大群专门从苹果产品中获利的黄牛党以及中国消费者非常乐意支付更多钱这些事实回避了问题的实质。

我在中国看到的是一大群日益沉迷于对奢侈品的渴望和崇拜的消费者,他们就像被洗脑了一般。中国消费者已经成为全世界对路易威登、宾利、卡地亚和爱马仕等奢侈品牌最热切的崇拜者。为了购买苹果产品以及其他奢侈品,他们乐于在世界各地排起长队。例如,2009年,中国消费者抢购了在英国出售的近三分之一的奢侈品和在法国出售的60%的奢侈品。

至于苹果,许多普通中国消费者显然将iPhone视为奢侈品,尽管大约5000元的价格是否足以被视为奢侈品是有争议的。当你考虑到购买iPh one能使中国消费者花最少的钱来接近于体验上流社会的生活并且在满足虚荣心方面最有成本效益时,普通中国消费者的心态就可以理解了。

每个社会、每个国家以及每一代都会有虚荣并且沉迷于时尚的年轻人。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果粉”群体或拜物教群体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不管怎样,对苹果产品的崇拜,其神圣性毫不逊于对上帝或其他偶像的崇拜,如果我们不考虑享乐主义和扭曲的社会价值观等概念的话。这种物质崇拜可能仅仅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一个信仰缺失的社会,人们统统将自己转变成为苹果产品的信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