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越狱犯身背重案



逃犯高博被当场击毙

呼和浩特市越狱案过程示意图:10月20日,舍必崖乡南窑子村村民举报发现越狱逃犯。公安机关迅速采取行动,围追堵截,在公路上将4名逃犯劫持的农用车撞翻,4名逃犯分头逃走。逃犯李洪斌被追捕民警迅速抓获 逃犯高博在逃跑过程中,持刀将一名民警刺伤,追捕警察将其击毙。逃犯乔海强逃入舍必崖乡政府的办公大楼,民警武警紧追不放,乔海强在从三楼跳下逃跑时受伤被擒。逃犯董佳继在被追捕的民警和武警包围后,持械意欲反抗,经民警两轮喊话,最终缴械投降。 制图:杨志成
司法部工作组进驻呼市二监狱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昨日上午,记者从内蒙古监狱管理局和所属的呼和浩特第二监狱了解到,由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带队的工作组已进驻呼和浩特第二监狱。
记者昨日到内蒙古监狱管理局采访时,整幢楼里仅有宣教办公室开着门,里面一位男工作人员正在打电话,一位女工作人员则盯在电脑屏幕上,一条条地翻看着有关“10.17”袭警越狱案的消息,其中不少是直指第二监狱存在的问题。
工作人员婉拒采访
第二监狱给人外松内紧的印象。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时,两人均称领导不在,接着又称自己不是这间办公室的。在该局一楼,一位值班人员让记者到第二监狱去采访,而在第二监狱,值班的人则称政治处已打过招呼,采访必须到监狱管理局。
据了解,几天来,不少媒体的记者都曾试图采访第二监狱的负责人,但几乎都没能如愿。据知这与上级派来工作组有关。
司法部急令监所排查隐患
司法部日前已就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第二监狱的越狱杀警案件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监狱劳教所要迅速组织一次安全隐患大排查,针对监所管理、安全警戒设施、技术装备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一次全方位、彻底的检查。
通知要求,对发生狱(所)内案件和安全事故的监狱劳教所,要严格追究单位主要领导的责任。
警报解除的哥松了一口气 3逃犯很快会被执行死刑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昨日下午,记者在呼市街头上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的姐说:“前几天,我连份子钱都赚不到,现在逃犯抓到了,我们不再害怕了。”
记者在呼市的出租车上总会听到的哥的姐们的类似感叹。
那几天不敢随便载客人
前天傍晚,记者从呼市白塔机场乘出租车前往市区,37岁的出租车司机杜师傅一脸轻松地对记者说:“今天上午以前,我都不敢随便载客人。”
呼和浩特第二监狱4名重刑罪犯杀害狱警出逃后,呼市公安机关通过运管部门提醒全市的出租车司机提高警惕,在注意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积极发现线索。
杜师傅17日下午6时接车后,在机场看到运管部门提供的4名逃犯的照片,并被叮嘱:“遇到年龄在20岁到30岁之间、其中有秃头者可以拒载;晚上去市区二环以外的年轻男子也可拒载。”
聚焦越狱行动:
进展:越狱逃犯可能被迅速处决 举报奖金将兑现
细节:呼和浩特越狱者切断狱警手指 用指纹开门
疑问:犯罪凶器便服从何而来 鹰眼系统为何失灵
回顾:67小时抓捕行动 高博当场被击毙(图)
组图:漫画记录呼和浩特越狱犯逃亡66小时全程


击毙高博的民警王苏荣(持枪者)。

逃犯躲藏过的台几村废弃农房。照片均为特派记者 鄢玉红 特约记者 许战国 刘磊 周亚军 摄
4名男记者差点被当成越狱犯
呼市的出租车有5000多辆,17日晚上8时刚过,大多数出租车都收班回家,到了半夜,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出租车。其间,内蒙古晨报的4名男记者当晚在市区采访,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的士,的哥一看是4个男的,当即一溜烟开走。后来拦到车后,几人反复声明自己是记者,的哥看到几人手上拎着饭盒,这才打开车门。
呼市市区东西长40公里,南北宽15公里,过去的几天里,市内的出租车似乎都不约而同地恪守一条规定:白天不去所属的托县、和林、清水河、武川、土左旗等旗县,晚上基本不出二环。
追捕这一仗打得很漂亮
到昨天中午,的哥们几乎同时接到运管部门的通知:3名逃犯被抓、一名逃犯被击毙,警报解除。
越狱犯被抓的消息在呼和浩特街巷迅速传播。“越狱犯跑出来了,前几天还一直提心吊胆的,晚上都不敢出门,现在好了,该放心啦!”知道信息的群众奔走相告。
“这一追捕仗打得很漂亮,案情也很简单,3名逃犯被问明情况后,应该很快就会被执行死刑。”一名内蒙古公安厅的办案人员说。
人民群众是警察的眼睛 台几村村民举报立大功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记者昨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呼市公安局采访时,负责接待的同志都称赞:“举报群众勇气可嘉,是警方的眼睛”。
10月19日凌晨4时许,和林县舍必崖乡台几村的一位王姓老汉,睡梦中听到一阵敲门声,一外地口音的男子称是过路的,想讨点开水喝,王老汉没给开门。第二天一大早,他越想越觉得这人可疑,便向和林县公安局报了案。
接报后,自治区公安厅、呼市公安局、和林县公安局及邻近的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公安局联动,数千民警当即赶往台几村附近,很快形成了一个方圆5平方公里的包围圈,将4名逃犯困在一块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中。
20日上午8时10分,以为民警已经撤离的4名逃犯再次冒头,在台几村路口的一个夫妻副食店附近现身,其中两人到副食店假称自己给修车的师傅买食物和烟、饮料。他们慌张的举止,让老板娘谢丽(化名)感觉异样,加之看到不远处还有两个年轻人往这边看,便更加怀疑,于是迅速报告村委会,村委会主任马上向公安局报案,待命的公安民警立即出动围追堵截。
民警到达台几村后,一位王姓村民自告奋勇,给警方带路,此后不久,南窑村村民杨金才看到警察后,当即称自己所开的农用三轮车被几名逃犯抢去,接着他也上了警车,指认逃犯所逃的方向。
一位公安系统的人士说,如果不是群众的积极举报,4名逃犯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抓获。
监狱警力不足是普遍现象曾有犯人挖地道通电越狱
记者注意到,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外围只有东南侧有村落,其余方向十分开阔,多是池塘和荒地,村民的生产生活并未因越狱事件受到影响。
从大门越狱不可思议
“以前发生过犯人越狱事件,只不过你们媒体不知道罢了。”在内蒙古一所监狱工作了10多年的一名狱警对记者说。
但4名重刑犯杀死狱警并从有严密监控和监管的监狱大门成功越狱,在他看来仍然有些“不可思议”。监狱有5.5米的高墙,墙上万伏高压电,犯人翻墙逃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曾有犯人挖地道通电越狱
几年前,内蒙古一所监狱曾发生犯人挖地道逃跑的事件。两名犯人在劳动区挖了半年的地道,没有被发现。最后这两个人以为即将挖通了,逃进地道。地道储备的食物耗尽,两人出来在监狱里偷东西时被抓获。这两名犯人居然还给地道里通了电。
雇用外来施工人员成监狱隐患
此前接受记者采访的那名狱警认为,监狱管理极大的隐患是外来施工人员经常进入监狱干活,会造成值班狱警麻痹大意。曾发生过外来施工人员利用矿泉水瓶给犯人带白酒等违禁物品的事情,给监狱管理带来隐患。
监狱普遍警力不足
由于警力不足,很多狱警一年中有超过1/3的晚上是在监狱中度过的。
这名狱警说,监狱押犯较多,警力匮乏在我国是普遍现象,要想杜绝犯人越狱,狱警就得了解自己所管监区犯人的情绪变化,由于警力不足,要想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



两犯异地关押
越狱后曾“征用出租抓逃犯”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随着4名逃犯一人毙命、3人被抓,“10.17”袭警越狱案告一段落。记者昨日从呼市公安部门获悉,审讯工作已于逃犯到案当晚开始,昨天已全面展开。
据了解,李洪斌、董佳继被抓获后,和林县公安局已对两人分别进行初审,得知从10月19日上午9时,当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在台几村附近集结,形成了方圆5平方公里的包围圈后,4名逃犯即被困在一块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不敢动弹,直至当晚警方佯作撤离,他们才潜入台几村路口的小卖部,意欲购买食品、香烟和矿泉水,继续向南边的山西方向逃窜,不料被群众举报后,警方迅速围追堵截,使他们无路可逃。
李洪斌、董佳继目前在呼市属下的旗县关押、审讯,一说在和林县,一说在托县。而自残的乔海强目前仍在和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但警方已开始对其进行审讯,但审讯内容警方仍旧守口如瓶。
不过记者从坊间了解,10月17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呼市青城出租车公司的一位30多岁的哥,驾着一辆绿色富康车送一位女士到二监狱探监,车刚停下,便见一名身着警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的哥称:我要去抓逃犯,你的车被征用了。还没等的哥反应过来,“狱警”便将他拉下来,自己上了车。据知,身着警服者是李洪斌。
呼市另一路刑警正在进行DNA比对,检材是从遇害狱警兰建国身穿的衣服上提取的血迹,因为兰在与逃犯搏斗时,除了自己被裁纸刀所伤,衣服上也有持刀者留下的血迹。一旦比对完成,就能知道当时是谁动的刀子。
目前,被击毙的高博的尸体仍存放在和林县人民医院,法医已对尸体进行了检验。目前不排除警方有此担忧:即被抓住的3名逃犯是否知道高博已死,若已知,会不会最终将所有的罪行都往高博身上推。估计这也是警方最终决定将关押、审讯地移往旗县的初衷。
遇害狱警兰建国家属获得两万元慰问金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 特约记者邢占国 王文明)记者昨日采访遇害狱警兰建国妻子李海燕时得知,内蒙古监狱管理局已派出专人,到其家中及兰建国父母所住宾馆进行慰问安抚。目前,司法部监狱管理局有关人员已将1万元慰问金送到李海燕手中,呼和浩特第二监狱也送来了1万元慰问金。
另外,一家保险公司已将6万元保险金送到家属手中,其中2万元属于李海燕,2万元属于那对两岁的双胞胎女儿,2万元属于兰建国的父母。
遇害狱警身有50多处刀伤 右手拇指仍连着手掌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 特约记者邢占国 王文明)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遇害狱警兰建国的家时,进门便见到客厅里摆设的灵堂,正前方是一幅兰建国身着警服的遗像,他刚满两岁的双胞胎女儿见到记者,用不太清晰的口齿说:“我爸是公安。”
兰建国的父亲兰五十二告诉记者,兰建国是他的大儿子,在呼和浩特属下的土左旗善岱镇长大,1997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工作。
李海燕是兰建国的妻子,据她介绍,兰建国刚参加工作时在后勤部门,后来调到监区,遇害前任三监区第五分监区副监区长。
看着墙上的遗像,李海燕称,10月17日早晨,兰建国和妻子各抱着一个女儿来到岳母家,随后独自步行两公里,搭乘单位的通勤车。次日上午,监狱的人通知李海燕,“兰建国遇害”。怎么也没想到,仅过了一天,夫妻俩竟阴阳两隔。
在兰建国家的卧室里,记者看到窗台上堆放着一摞衣服,除了一套警服,还有短衫、短裤。李海燕抖开衣服,只见上面不仅满是血迹,而且四处都是被刀划、戳的口子和洞孔,记者数了数,共有50处之多。
李海燕还告诉记者,她在内蒙古医学院附属人民医院太平间见到丈夫遗体,丈夫身上伤痕累累,颈部、背部、腿部都是,加起来共有54处刀伤。
当记者问及网上所传的一根手指被逃犯切断后,用于开启指纹门一事时,她回忆说:“丈夫的10根手指都在手上,其中右手拇指从虎口处被切开,仅靠皮连着手掌。”
四名“80后”逃犯身份大起底 杀盗抢个个负重案
本报呼和浩特讯(特派记者万强)“10.17”袭警越狱4逃犯被击毙或生擒后,他们的前科为人关注。记者昨日一番打探,了解到这4个“80后”的入狱原因。
被击毙的高博于1982年生于河北省玉田县,2003年在内蒙古包头市口口香饭店当服务员期间,与他人口角,发展到厮打、持械打斗,最终致人死亡。2004年2月23日,包头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随后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判处其死缓,并于同年6月17日送往呼和浩特第二监狱。
警方围追时企图自杀的乔海强出生于1981年,是4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其为内蒙古临河县人,2004年在家乡抢劫案发后,逃至呼和浩特,后连续多次抢劫出租车,同年6月因涉嫌抢劫被呼市公交公安分局刑事拘留,7月14日被呼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随即被呼市中级法院以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同年12月15日入狱。
今年21岁的李洪斌是辽宁省阜新市人,曾在位于呼市北垣街的浪中浪洗浴城当服务员。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伙同他人抢劫,并在抢劫过程中致被害人一死一重伤。因作案时未满18岁,呼市中院后从轻判处其无期徒刑。2007年2月8日,李被投送呼和浩特第二监狱服刑。
出生于1982年的董佳继是内蒙古商都县人,他曾是一个盗窃团伙的“老大”,1999年因犯盗窃罪被山西省大同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满释放后,他又先后在大同、凉城、集宁盗窃20起,抢劫3起,涉案金额约35万元。2003年12月20日,乌兰察布盟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翌年5月8日,董佳继被投送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