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同学

同学

小路考试通过及同学相见

2011.05.11 , , 4 Comments ,

今天考小路,一次性满分通过!

4月27号上午桩考,下午就练了一会,师父就让我去模拟考。也真不凑巧,上周末的时候,他丈母娘死了。所以也不带我们去驾校了。上星期天的时候,我和其他两个师兄弟还7点就打的过去的。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这样的事情,他回去参加葬礼去了,把我们都扔给了另外一个师傅。我是跟他们的学生一起去模拟考的,还交了100块钱。另外的两个可就惨了,我们师父的车子也被这个师傅的学生给霸占了。那个师傅还让他们下午再过来。那么远的路,打的都要40几块钱,回去再过来时间都不够,何况第二天他们就要桩考了。

我跟着这个师傅的3个学生,在车里被暴晒了一整天。下午回去的时候,光水瓶子就有20多个。而且这个师傅教的根本不一样,到什么位置,看什么标记,都不一样。一会就把我搞的没了信心,9项倒是有4项是过不了的。

我是越想越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办法。等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们都回去了。我就坐在小饭馆里等驾校里的师父都走光。然后偷偷的把师父倒车的车子开去跑小路。因为我们都知道要是就放在车上,是为了给周一考试的人一早练习用的。我也很害怕,因为一旦这辆车子熄火,那是很难再打着的。这样6点一刻的时候,我开车子先练侧方停车。然后去练其他的项目,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把必考的两个项目练得马马虎虎,但也不至于没有可能。因为师父不知道啥时候回来,我可能没有机会再练习就考试了。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这样没底的考试,让人睡觉都不安稳。求人不如求己,只能多练一会是一会,然后祈求老天爷让我抽到起伏路这样的项目。这样一直到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才从驾校出来。回到家已经是10点多了。

周一的时候,师傅说他要回来,问我练得怎么样。我说不好。他说那你周二下午再过来练练吧,他周一晚上回来。我都准备好请假了。不一会他又打电话来问我是第几场,我说是第四场。他说那你周三早上6点到这边吧。所以我今天还是5点起床。这是他教我以来最爽快的一次了。

早上练了练,其他的还好,就是百米加减挡不行。模拟考的时候,也是会挂错挡。这样也很忐忑的去了考场。真是幸运,抽了一个一直都不是问题的S曲线。等到上坡的时候,看到了一起模拟考的那个女的。她在上坡的时候熄火了,以后就是一直打火、熄火。第一次她就是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起点。这应该是第二次考试了,肯定是挂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看到希望了。本月24号可能就要考大路了,应该不是问题。拿到驾照,以后就可以开着车子出去办事了。这样可以提高做事情的效率。

另外就是我大学的一个同学上个星期过来了。在上海待了三天,我也就折腾了三天。前两个晚上是请他吃饭,第三个晚上就是送他回北京。这也是时隔六年后我们再次见面,大家都挺高兴。以前都是在一起上课、上自习、上网、出去玩……总之,人家教会了我很多。而我只能在普通的餐馆里请人家吃饭,临走的时候买点大白兔奶糖。没办法,生活太潦倒了。希望以后有同学再来的时候,我能更好的招待人家,不至于太丢人。

乱七八糟

2010.07.29 , , 7 Comments ,

前几天投标的项目中标了。闲了那么久,终于要有事情做了!正好这些天,总公司那边有个培训,需要两周的时间,这些天就要两边跑了。这个周六还要上课,今天老师有事,不知道周日要不要补上。

给儿子买的保龄球昨天也收到了。于是昨晚就带回了家。听我妈说,他这几天都在闹着要。虽然没有图片上的好看,但是还算可以。没有相机,就不拍照了。他很高兴,一直到睡觉的时候,还捧着那个盒子不放。

高中很要好的一个同学,昨天从山西到绍兴去了。过几天他要来上海了。高中的时候,我们就在一个宿舍。后来大学的时候又在同一个城市。而且他父亲还和我伯父是同事。由于他家在县城边上,寒假的时候我去县城,就住他家。还记得读高中的时候,有一天的语文课上,老师提问他,他当时在看小说。被叫起来的时候,他同桌偷偷跟他说选C。其实,老师问的是一个填空题。他开始还答了,后来听他同桌的就说选C。顿时,哄堂大笑。

我结婚的时候,他喝得大醉,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被我另外一个同学横在电瓶车上驮走的。大学一毕业,他就去了部队。前几天打电话,说是已经做了连长。经常到外地招新兵,也经常去野外训练。其实,我是不怎么喜欢当兵。就大学的军训,折腾的我就够呛。走正步走不好,教官就在你的脚面上使劲踩,还单脚离地的转。要么就在你的腿肚子上踢一脚。下雨的时候,还练正步,浑身都湿透,溅起的水和泥弄的衣服上全是。体罚俯卧撑,一直喊“1”,直到你累趴下,还不忘在你屁股上踩一脚。叠被子叠不好,直接扯了给扔地上。宿舍的水泥地都拿毛巾沾上洗衣粉来擦……总之,也许是我遇到的那个教官素质太差吧。私下里我们同学都叫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有的时候,我们辅导员都觉得他做得过火了,可是那个傻瓜根本不知道。等到军训最后的大会一结束,有些同学就把帽子直接踢了。

后来,我和一个当过兵的伙计聊起来。他在云南二炮当过兵。说是整理内务,被子叠不好,就拿水把被子弄湿了。晚上的时候就叠好,睡觉的时候不敢用。而且新兵还要给老兵洗袜子……看来我们算是幸福的了。后来,那个教官退伍了,去我们学校的时候,我们同学没人理他。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人的差别

2010.07.8 , , 13 Comments ,

今天晚上接到一个同学的电话。他最近刚换了套260平米复式的房子,正在装修。而且在建设局里过得也很不错。每个星期开几次会,光软包的中华都能收上几盒。他也在读在职研究生,还考了驾照,正打算买辆小汽车。而我,恍惚之间,毕业已经很多年。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还是像当初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除了苍老外什么也没多。

发现很少跟同学联系了——怀念我的大学生活

2010.05.19 , , 51 Comments ,

昨晚接到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感觉很惊喜,因为大概也有半年多没联系了吧。

瞎想

2009.09.21 , , 6 Comments ,

这个周末又是很快的过去了。现在发现时间过得真快!是不是转眼间我们都将老去啊。
中秋节转眼间也马上到了,周六和LP一起拿月饼券去领月饼。LP也很快要回家,不知道到时候我还有没有空。两年多没回老家了。随着几个老人的相继过世,老家已经没有多少值得牵挂的了。要好的朋友也是天各一方,再者由于自己过得并不怎么好,已经很少通音信。故乡更是显得如此亲切,而又如此的陌生。
上次跟大学的同学通话,这几年过的真的很坎坷。工作一直都不顺心。力气是没少出,工夫也没少花,只是收效甚微。更没积累下什么人脉关系。出去还是要自己找工作。
忽然发现自己马上就30的人了,却什么证也没有,什么职称也没有,还是以前在学校里的那些证书。感觉自己真的很失败。
去年公司来的招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很快配上了笔记本、智能手机,很羡慕啊。我去年一直都是公司的,而且不是给我配的。换了工作后,公司给配了一部笔记本,还是蛮不错的,可惜跟我的时间不长。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没有笔记本,我的眼睛就不用因为一直玩电脑而累。办公室里有就可以了。只是我来了都20多天了,申请的电脑还没给。国企的办事效率就是低下。没办法,还是蹭同事的用吧。幸好这一段时间,他们都培训,白天的时候饿哦也可以用,不必非要等到人家下班。
工资也发下来了,扣去保险、养老金、住房公积金什么的,所剩已经不多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还是没有富余的钱,还是很紧张的。估计这种状况至少要持续到明年上半年结束。
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要出差了,做工程的就是这样。而且有的话,一年是少的。而且这种单位是没有调休,没有加班费。所以也是很郁闷的。这段在公司的日子,算是好的了。听同事说,这种单位,也就指着提干,才有前途,普通的科员没什么前途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