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本来有很多要写的,只是因为自己的懒惰才拖到今天。有些话说出来肯定又会得罪不少人,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顾忌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