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听说过过一句话:下水道拷问着一个城市的良心。记得我前两年也写过一篇类似的文章,是在暴雨淹上海之后。不幸的是这几年总是发生类似事件。2号下午,因为写工作日报,晚了一会回家。结果五点半开始下暴雨,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公司院子里水都能没过脚踝,而马路上的积水已经把路沿石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