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校园已经整整七年了。非常怀念与同学早起去打篮球的情景。 

因为多种原因,毕业后就没怎么锻炼过。近来身体越来越不适,休息时间也不足,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忽发奇想,要去打篮球。因为别的运动也不会啊。就在上周的时候,到超市花了49块钱买了个篮球。结果一直篮球场人太多,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天扫黑的时候,趁人家玩完玩了一会。只是一个人运动量有点不够,憋得身体发烫,热量散发不出来感觉不咋舒服。

那个时候,我们班上有很多同学都喜欢打篮球,用班费也置办了不少的运动器具,比如篮球、足球、羽毛球等。体育课的时候,有时老师有事就让我们自由活动,有的去踢足球,而我们就去打篮球。经常也和同学起早去玩,通常是周六或周日的早上。我那个时候过的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食堂和宿舍。其他的兴趣一点也没有,宿舍没有电视,直到大三的下学期我才有了一台二手的电脑。

大学的课程比高中少了很多,平均是一天有半天的自由时间。而我为了奖学金,除了吃饭和睡觉,就只有去自习教室了。太原的西山脚下并不美丽,而且可以说很“脏”。因为挨着西山矿务局,学校东面围墙的外面就是几条运煤的专线。这里你能见到蒸汽机头、内燃机头、电车头,而且唯一的去市里的公交车的捷径就是要穿过这些铁道,因而免不了要踩着厚厚的至少四五公分的煤灰。还好,我工作后的第一个老板说太原的空气可吸入颗粒还是少的,因为煤粉的颗粒大,反而是上海的空气比较的差。

大学的教室一般不上课就都可以进去——除非是人家的专业课教室。但是,大家平时都不怎么去上自习的,而我去上自习是比较勤的,学校的最高奖学金几乎全部收入囊中,所以也被同学称为“另类”。那个时候,我们宿舍的几个人在同班同学的眼里都是比较“另类”的。这也是人家跟我说起同学私下评论的。单单是我们宿舍的老大,就因为代理铁通的电话卡、组织计算机培训班、开烧烤店等赚了不少钱。此人在大三只身去了深圳,毕业证、学位证这些都统统抛却,据说是敏锐地洞察了当时电动车市场的巨大市场。其后也做过老板,但是失败后打工做业务。他后来娶了一个离婚的女人回了老家成都发展,现在也是一家地铁闸机销售公司的地区老总,有房有车。

而与我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是我们专业另一个班的,因为一米八多的个子,被我们称为“大个”。此人后来读研,进了北京的兵器设计院。也是北京人了,刚买了大房子。去年上海水展的时候,还带他玩了两天。还有一个是我宿舍的,个子不高,人称“平哥”,却是我们宿舍年龄最大的。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参加各类培训班。而且据他所说,他不是去学习的,而是去结交朋友的。所以他认识很多我不可能认识的人,包括后来他在学区房里租房的房东。毕业后他在学校考研,我那次因为工作不顺心毁掉就业协议回去就是住在他那里。大四的时候,我老婆到我们学校去的时候,我们也是借住在他在附近村子里的出租屋内的。至今我老婆提起来就很是怀念。那里集市上的山西苹果,五块钱八斤,村口早餐铺子的菜饼一块钱四个……十分可惜的是他女朋友——也是我们班上的,与他最终还是分手了。他是宁波的,独生子;而她是黑龙江的,家里有五个哥哥,她是唯一一个女孩。毕业之后,大家都想回到自己的老家,怕见自己的父母不方便。最后,她签到了辽宁的一家兵工厂,而他现在在宁波,也是公务员,有200多平的大房子。

我们那个时候,班上27个人,只有7个女生。我们专业的二班,也差不多是这个比例。这在我们这样的机械院校,我们这样的工科专业,是很普遍的。有的班上比如焊接,只有一个女生。鉴于女生资源的短缺,相对于我们男生的众多,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有不少的本班男生就和女生处起了对象。但是,毕业之后,在一起的就所剩无几。在班级的校友录上,曾经的恋人却相互在疯狂的贴着各自的婚纱照,而且有着很浓的对着干的味道。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态。反正我是没勇气去面对已经分手的曾经一起学习、生活了四年的恋人。有的甚至是至少两三年吃住在一起。而如今分手后,再在明了内情的同学之中比发结婚照,情何以堪啊?!

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平时都不怎么去上自习。所以一到快要考试了,就临阵抱佛脚。而我的作业,也就经常被人拿去抄。因为考试很多都是平时的作业。我的是比较全,也是比较认真的。那个时候,自习教室就会被人占满,通常我们也拿一本体育或者思想道德修养之类的没用的书,扔在教室的一个桌子上,占上位置,以免自习的时候没有座位。而大二的时候因为五十周年校庆而建成的图书馆,则因为环境的舒适而称为大家热抢的主要位置。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图书馆不上课,占一个位置就一直是那个位置,而不用因为教室有课而被人家赶出来。这个时候,同宿舍、同班的大家就通常一起去了。这样也很不好,因为大家熟悉,所以免不了有人就不管别人一直在说话,打扰别人也不能安心自习。尤其是有成对的恋人,叽叽喳喳,甚至是磕瓜子。我想说的是,这些学生的素质并不怎么高,而且是一年不如一年,可能是因为高等教育的普及,使得“天之骄子”这个光环也越来越惨淡。因此也就有了我们那个时代的说唱剧《大学自习教室》。

上完课我就去自习,然后把书本一句话一句话的理解,然后才是做作业。很多本书都是这样学的。虽然我拿得奖学金在系里都是最多的之一,但是我承认我自己不聪明,也不会偷懒。因此我也就不会像同学那样在考试的时候把公式抄满桌子。尤其是计算机基础,那时候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我在学之前,根本连电脑都没摸过,也没见别人玩过。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所以这本书我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完的。把不能理解的标记出来,然后拿到上机课上去练习。工程制图这门课我也是怎么也不能把图纸看成是立体的,作业上的因而有了不少的红叉,但是发下来之后我都改正了。很多时候为了一段线条是实线还是虚线,还要去请教老师、同学,还要琢磨很多时间。但是我都认为是值得的。因为我没有其他爱好用来打发我那些时间。当时,我就说我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而我所缺的其中总厉害的也恰恰是时间。

从去年3月1日开工直到上周一也就是7月16日我回公司上班,这个项目我一直待在工地。其间的加班,最厉害的就是提材料计划的时候,我熬夜到夜里两点多才一个人从工地离开。工地到宿舍还要骑电瓶车近四十分钟。早起晚归也是正常的,因为材料收货。而且很多时候都是比较着急的事情,宝钢的甲供材料是配送的,到了就立马要卸,卸慢了他们就打小报告。而宝钢采购部也一直是那句话:“后面的材料你还要吧?”后来搞好了关系,才没那么被动。总之,我们也是“三陪”,即陪吃、陪喝、陪玩。施工单位的地位底下,尤其是我们这样国企单位的总包,地位还没有分包高。这样的项目能进来的分包都是有背景的,不管价格高低,先进来再说,后面再跟你扯皮。而且都跟高层有关系,一个个趾高气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