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晚上的时候,一大学同学从宁波来到上海。有人请他在宝山杨行的龙景轩大酒店吃饭。等到吃过晚饭才看到有未接电话,一问之下,说是在我们公司附近。可是,我现在在上海的南面,工地上,并不在公司啊。正好晚上有车子回公司,我就顺便坐车回去了。等到我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车程赶到那边,他们已经去了住的地方。然后我又冒着雨走了一公里左右才到了他们住的衡山金仓永华大酒店。